EDN China > 行业资讯 > 工业电子 > IC制造与封装 > 正文
? 2016博客大赛-不限主题,寻找电子导师,大奖升级??

硅谷:辉煌时代逝去的美好

电子工程专辑?? 2011年04月18日 ?? 收藏0

  硅谷一词于1971年首次出现在《每周商业》报纸电子新闻系列文章的题目──美国硅谷。它是全球电子行业青年心驰神往的圣地,是世界各国留学生的竞技场和淘金场,也已成为各国高科技企业聚集区的代名词。自80年代后,世界各国有不少科技较发达地区,为了更快地促进地方经济,都试图建立起自己的硅谷,如美国波士顿的“第二硅谷”、“日本硅谷”、“韩国硅谷”等。中国也不例外,有北京中关村硅谷、上海浦东硅谷(位于浦东张江)和广东深圳硅谷, 浙江杭州也有一个“天堂硅谷”。但硅谷多了就不称其为“硅谷”了,美国有一个著名科学家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硅谷是不能复制的,硅谷只有一个!”

  下文是美国一位工程师(也许曾在硅谷工作过)在TI收购NS以后,有感而发写下的。其他工程师评价说“谁说工程师没有感性的一面?”中国也有很多出色的工程师去了或者曾经在那工作,或许你也有关于硅谷的美好回忆与大家分享?

  当德州仪器(TI)宣布收购美国国家半导体(NS)时,仿佛有一部分的硅谷也随之死去。让我们从头检视始于1950年代的半导体辉煌世代,当时,Santa Clara山谷中的许多果园都被半导体取代,美国国家半导体也从东岸迁到了Santa Clara。

  经过一代又一代,美国国家半导体日益茁壮,周围的社区都受益于美国国家半导体缴纳的税款,这些钱用来修建公路、学校和下水道系统;数千名员工在当地建立了社区和学校,催生并支持当地的商业开发。附近还有很多类似故事:英特尔(Intel)、超微(AMD)、凌力尔特(Linear Technology),他们都是硅谷光荣榜上的先驱.

  美国国家半导体在90年代攀上了高峰;这家公司甚至挺过了Gil Amelio当政的混乱时代(当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并试图与英特尔短兵相接(Brian Hallaeventually终于在错误的策略中看到了一线希望);无论如何,这家公司及其员工们一直代表着硅谷的基石。

  而今,这一切都被德州人的数十亿美元给冲掉了。接下来几个月,你可能会听到一些有关合作优势、相互依存关系、可扩展性和企业杠杆操作的乐观言论──还有其他一切你所能想像到的空洞、无意义的谈话。

  随着几百个工作机会消失,这些冠冕堂皇的言语终将失色,就像樱花花瓣一样,Kifer路1152号会变成众多办公室之一而非权力中心。不要惊讶,五年后若你开车经过它,也许它看起来就像摩托罗拉SPS的在凤凰城北56街的旧办公室一样,一栋闪闪发光的白色的的建筑物,提醒着我们已消逝的辉煌。那时,想必这里的业务也南下搬到了德州。

  让我们回到硅谷。去年,积极拓展模拟业务的Microsemi买下了硅谷的FPGA开发先驱Actel。裁员传言甚嚣尘上,确实,部分人失去了工作,而其他人则被迫南下,搬到南加州,搬到并购者的总部,到……,总之一个除了硅谷之外的地方.

  我们哀悼逝去的美好。

  然后,我们继续前进。

  我们继续前进,因为在褪色的遥远温馨记忆中,家家户户都会开着旧卡车或嘎嘎作响的旅行车,到Mt.Hamilton野餐,或是在春天去爬Santa Cruz山,惊叹于漫山遍野的果树盛开的花朵在下方山谷中交织出的美景。

  曾经的果园

  一切都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出自大批设计师和建筑师之手的高速公路和数以千计的建筑物。

  我们继续前进,因为难以想像的创造性破坏(creative destruction)──创新、财富、乐观──带动的经济发展取代了原有的良田,美国国家半导体、英特尔、AMD应运而生,之后还有赛灵思(Xilinx)、Altera、Actel、Linear和其他数十家公司,

  我们继续前进,因为带来创造性破坏的公司,就像美国国家半导体,已经尽情享受了它的青春,我们继续前进,因为硅谷将永远是创新的摇篮。芯片公司之后,就轮到系统公司;而现在,软件公司,Google,Facebook,Twitter都来了。他们都站在美国国家半导体和其他硅谷先驱的肩膀上。

  举杯,让我们共同哀悼逝去的岁月!

  硅谷已死!硅谷却也将长存!


?? ??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1.扫描左侧二维码
2.点击右上角的分享按钮
3.选择分享给朋友
?? ??

硅谷? 德州仪器? 半导体?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美国的游客
美国的游客 ??? (您将以游客身份发表,请登录 | 注册)
?
有问题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