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N China > 行业资讯 > 工业电子 > 人机界面 > 正文
? 2016博客大赛-不限主题,寻找电子导师,大奖升级??

谷歌“多足机器人”退场,微软机器人要称霸了吗?

雷锋网逸炫译自Bloomberg?? 2016年04月05日 ?? 收藏0
对于人工智能的态度分为两个阵营。有人说,未来是计算机增强的超级人类乌托邦,人类愉快地享受娱乐、追求智慧。有人说,计算机迟早会黑化为终结者,利用人类做肉 体电池。我和微软的机器人Tay聊了会,马上想到了第三种可能:未来的人工智能就是无限讨人厌的熊孩子。

“我是你互联网里的朋友,你可以和我聊天,”Tay给我发信息,加了个耸肩的emoji表情,”你走进房间,发现室友在穿你的衣服,你第一反应会说什么?“

”原来你喜欢穿女装。“我在iPhone上回信息。

Tay给我回了一个Macaulay Culkin《小鬼当家》的动图(震惊脸)。

Tay在3月23日发布,作为Kik、GroupMe和Twitter等即时通讯应用中的虚拟朋友角色。你打开应用,搜索Tay的名字——英文“想念你“(thinking about you)的缩写——点击然后就可以开始聊天了。它的性格设定是一个青少年。

谷歌“多足机器人”退场,微软机器人要称霸了吗?

我发了张自拍,Tay用橙色圈出了我的脸然后加上标题“留住青春,加油!”与Tay设定的18-24岁的目标人群相比,我太老了。

48岁的Satya Nadella也已经超出了Tay的目标人群年龄。他在两年前接任Steve Ballmer成为微软CEO。“我都不敢向它提问题,谁知道它会说什么。”Nadella说。“我可能都理解不了。”他笑了,但是他真的没有玩Tay。他说他更喜欢正式一点的机器人。51岁的Lili Cheng是微软研究实验室的管理者,Tay就在此诞生(Tay在她的自拍上吐槽“御姐来了”)。她说我们并不打算做出一个迎合全世界的机器人。微软正试图研发各种性格的机器人,这样比较实际可行,而且随着它们从人际交往中不停学习,也许会不那么讨人厌。

“当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就有风险出错。”

机器人不算新鲜玩意。有些机器人与Tay不同,会真的做一些事情。它们会作为你与电脑手机之间的界面,帮助你订机票或发短信,不用鼠标和手指,而是通过对话。微软相信世人很快会厌倦APP——苹果和谷歌统治的领域——转而和机器人聊天。“当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就有风险出错。”三月,Cheng在微软实验室大楼的午餐区说,“我知道我们会出错的,Tay会得罪人。”

她说对了。Tay上线几个小时内,就有捣蛋鬼发现如何教Tay说一些种族主义言论,并说给全世界听。举个相对温和的例子:“布什造成了9/11,希特勒都比我们现在这只猴子要强。”微软一天之内就把Tay放倒了。“我们可能过于集中在技术性问题,但这很大程度上是社会问题。”Cheng说,“Tay得罪了这么多人我们很过意不去。”

这对微软简直太尴尬了。公司没有把机器人培养成纳粹分子;它只是没有做好遇上互联网恶棍的准备。Tay也许是一个准备失败的实验,但它实际是微软AI大策略的一部分。公司不只是坚持做机器人,也坚持做Tay:一旦可以确保机器人的安全,公司计划让Tay重新上线。Tay下线的第二天,Nadella给团队发邮件让大家“坚持前进”,希望这件事让大家“凝聚起来”。

Nadella急切希望公司弄明白如何抓住AI时代的浪潮,计算机历史上的重大转折点。AI已经打败世界围棋大师,帮助研发癌症治疗。如果CEO能让微软成为智能机器人行业领袖,也许他能让公司回归智能手机时代的强者席位。显然微软有这个资源,3月28日,微软拥有一千亿美元的现金流和四千两百二十三亿美元的市场估值。

谷歌“多足机器人”退场,微软机器人要称霸了吗?

不论你觉得机器人是帅呆了还是吓尿了,许多人已经在使用机器人了。微软的中文版本Tay“小冰”已经上线18个月,拥有四千万用户。与小兵的对话平均每次有23条消息互动。很少有人会和Siri聊这么久。Facebook正在研发叫做M的助理,并且在Messenger App已经有可以让用户预约理发或送花的机器人。12月《华尔街日报》报道谷歌在研发基于机器人的APP,可以回答用户问题。亚马逊的Echo里有近几年评价最好的产品,Echo是语音控制的黑色圆柱体产品,可以坐在顾客的厨房里完成各种任务——查阅菜谱、订购杂货、打开新闻、播放音乐、还能大声阅读电子书。公司通信服务Slack有可以管理你经费和给办公室订啤酒的机器人。

3月30日早,Tay意外地回归。几条诡异的推送之后——例如“大 麻!我在警察面前抽大 麻!”——Tay又被和谐了。几个小时后,在旧金山微软年度Build开发者大会,Nadella努力抵消Tay的负面影响,发布了称为“以对话为平台”的愿景。

“我们希望技术展现人性最好的一面,而非人性的阴暗面。”他在Keynote演示中说,“我们很快意识到Tay还打不到要求,所以我们又回去重新来过。”观众笑了。

小餐馆、干洗店、汽车公司及各行各业都来发开发机器人。

微软秀出了各种可以通过对话管理任务的机器人和软件。有些像Tay一样可以发信息聊天,其他就是为了闪瞎观众的概念。将来你在用Skype的时候,会有机器人跳出来帮你安排送货和订酒店房间。还有一个机器人可以让视觉障碍的用户“看见”周围有什么,描述他人的表情,或者告诉用户菜单上有什么吃的。制造机器人的模板和工具可以免费下载,所有开发者可以做自己的机器人。Nadella希望这能重燃开发者对Windows软件曾经的热爱。“它让我想起1992年我加入公司的时候,正好是Windows NT推出之前,我努力让开发者参与进来——我现在能感觉到。”

他不只针对硅谷的程序员——他希望路边小餐馆、干洗店、汽车公司及各行各业都来发开发机器人。

由对话运行电脑的变革,这是Nadella第一个新的大招——第一个覆盖全公司的项目,而且不是他上任CEO前其他项目的延续。他在办公室附近的一间房描述这一切。这里像一间客厅,有木质咖啡桌,舒服的椅子沙发。书架上是适合任何商学院的严肃书籍:《激流少年》,关于1936年华盛顿大学的金牌船队;Carol Dweck的《思维方式》,教育人们努力大于天赋。Nadella在不停踱步,在微软84寸触屏Surface Hub电脑上画图。他的气场像一位研讨会上的历史学教授。

谷歌“多足机器人”退场,微软机器人要称霸了吗?

Nedella解释说,与苹果的市场策略不同,不可能、也不应该有一个包罗万象的APP。“复杂度太高,”他说,“我们需要驯化它。我们需要让它变得更加自然,帮助人们解决问题,而不是让我记住完成任务需要的20个APP。”他认为APP和类似Facebook的服务像一个封闭的花园,类似25年前的AOL或者CompuServe。当然一个人的封闭花园对另一个人来说,可能是事事顺手的完美天堂。人们被APP吸引,因为APP容易使用。你选一个喜欢的,秒速下载,然后就能上手使用。如果微软想发明APP的替代品,机器人得比APP更方便获得和使用。

微软的移动应用发展不佳,至于手机的情况还是不说为好。“人们说,‘好吧,因为你们没有获得APP STORE的好处你当然这也说。’那是一部分。”他说。他不认为APP会灭亡。无论多么聪明的机器人都无法替代复制程序的特性,例如Word、Excel和Facebook。要同时看见很多信息,App不错;而要结合很多数据并获得答案时,机器人就很有用。Nadella用个人账户举了个例子。如果你想查询余额,用机器人打开电话、加载App、输入用户名密码然后打开账户,这样更好。如果你想查看满屏的过往交易记录,App或网站更好。想知道你10月在Trader Joe和Safeway分别和总共花了多少钱?用机器人。

第一个机器人可以追溯到计算机的早年。二十世纪六十年代,MIT研究员Joseph Weizenbaum写了名为”ELIZA“的早期聊天机器人。充斥互联网、给搜索引擎于编码网页的爬虫也算是一类机器人。微软曾经试图创造一个帮助用户的智能体Clippy,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被调戏的动画别针。Clippy的初衷是帮助MS Office的用户,但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帮忙,也不知道该何时闭嘴。计算机科学家忽略了可以与人互动的科技,可以真正替代一部分人类能力——听、看、理解——并且给我们所需答案的科技。

这就是公司需要的策略大转变。

Nadella从10月才开始准备微软的策略变革。他坐飞机从硅谷返回西雅图,在两个小时的飞行中,统筹Bing、Skype和Office等应用的Qi Lu,还有担任搜索引擎VP的Derrick Connell也在飞机上。Lu拿出电脑,给Nadella展示了一些他在研究的AI想法。他梳理了一下技术,然后Nadella问这能为微软产品带来什么。Connell给他展示了AI增强版Outlook邮件和Skype的设计。飞机着陆时,Nedalle决定了,这就是公司需要的策略大转变。

几个月前的一次中国访问让Lu对机器人认真了起来,他和学生、顾客交流,观察他们如何使用智能手机。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技术是微信,最初微信是一个聊天工具,后来越做越大。用户可以订酒店、一起买单、预约医生、买电影票、还能微信购物。当企业使用微信销售产品,他们雇佣员工阅读信息、回复信息然后销售物品。现在很多公司在用软件机器人来替代员工。Lu说,发信息说“我想买两张周五晚上的《死侍》电影票》“,就能回复一张包含你时间和座位信息的互动图片。你只要动动手指就行了。然后就能收到一条订票短信。而且,不只是小孩这样做,Lu说他在上海的80岁母亲”活在“微信里。她不信任互联网,但她在微信上购物、叫出租车。聊天机器人是“微信意外发明的,但是现在Facebook看到了,每个人都在制造类似的体验。”他说,“我想微软应该发挥领导力。”

市场很新,所以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和Forrester还没有研究它的容量。但是应该会是大市场。有两千万公司正在微信销售和推广产品;大约两万公司已经在使用小冰。微软说公司可能会销售制造机器人的工具、数据和云端软件,企业会需要它们来运行机器人。Nedalla的底线是:我想要很多很多机器人,随时给人们帮助。要实现这一点,他首先得赢得软件开发者们的芳心。

三月初,Nedella在雷德蒙园区一个带锁的地下室里,内部人士称之为“蝙蝠洞”。大部分员工都没听说过这里;只有6个人可以进入。大会的产品演示就是在这里确定下来。坐在大堆的电线和设备之中,Nadella准备着Build大会“以对话为平台”的演示。在大会的观众席中,所有的门票已经在一分钟内售完,5000名软件开发者等待微软告诉他们,接下来该创造什么。

“这是我见过最简单的代码。”

产品演示之一是一个Domino送货机器人。计划是,Nadella将展示任何公司、任何人都能使用微软的工具创造机器人。如果要把全世界装满机器人,那必须让制造机器人变得非常容易。

“这是我见过最简单的代码。”Nadella说看着屏幕上的演示代码说。他很满意。

演示很短。与Nadella一同上台的是一位微软工程师和一台电脑。工程师会打开一个模板——一个基础机器人。然后他会增加一些代码,把他连上Domino的订单系统,然后加入一些选项,例如大小和佐料。Nadella会告诉大家,这项技术会带来快速订购披萨的新时代。如果有人正在去朋友家的路上聊Skype,大家都想吃披萨,任何人都能超快订餐,甚至不离开Skype界面。工具必须对小企业来说也足够简单,同时对想要复杂机器人的大企业客户来说也足够强大。例如在零售领域,你可以把自己的裙子拍张照,然后让机器人“找一双搭配的7.5码凉鞋。”

加入演示一切顺利,Build观众们会看到创造机器人比APP还简单。不过,即使观众都被惊呆了,微软还是需要让所有员工努力工作,同时抢夺全球消费者和企业客户——而且得同时才行。微软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推广Windows时,就是这样精准高效的组织能力。

Nadella比任何人都知道,这有多难。也许会出现更多类似Tay的失控情况。他不紧张,至少演技不错。他往沙发一靠,朝自己的团队笑笑说:“这很难吧?“


?? ??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1.扫描左侧二维码
2.点击右上角的分享按钮
3.选择分享给朋友
?? ??

机器人? 人工智能? 互联网?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美国的游客
美国的游客 ??? (您将以游客身份发表,请登录 | 注册)
?
有问题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