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N China > 技术文章 > 通信 > 网络传输与交换 > 正文
? 2016博客大赛-不限主题,寻找电子导师,大奖升级??

中国4G新博弈

经济观察报?? 2012年11月13日 ?? 收藏0
 美国学者斯科特·施奈德在《无线新世界:如何在4G革命中竞争》一书中曾这样写道:“在消费者刚刚觉得自己弄清了3G无线小玩意的时候,就又到了要掌握第四代无线技术的时候了,第四代无线技术会比我们以前体验过的所有无线技术的速度都更快,也更具冲击力。”

  不过,对于电信设备大佬来说,这场全新的博弈来得并不仓促,甚至是期待已久。中国3G热潮刚刚方兴未艾,本土 4G通信标准TD-LTE便迎来了新的角逐,各大电信设备重新回到了惨烈的起跑线。10月12日,中国移动向各设备厂商通报了其针对北京、上海、广州等13个城市的TD-LTE无线网络设备的招标结果,在这场被称为“准4G网络的TD-LTE招标”中,华为中兴、爱立信、诺西等9家厂商参与,涉及基站2万个,金额约40亿元。虽然首次招标的金额并不算大,但却意味深长,对今后真正的4G版图划分显然具有暗示作用。

  此次招标中,华为、中兴分别获得了5个城市的基站承建,而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商爱立信则中标广州、青岛和沈阳三个城市;另一个欧洲电信设备商诺基亚西门子通信(以下简称诺西)则中标了厦门和福州两个城市。爱立信CMO常刚表示, 结果令人失望,虽然之前爱立信做了很多努力,但更重要的还是向前看,毕竟这场竞赛才刚刚开始。他透露,如果中国TD-LTE市场正式启动,每年带来的系统设备市场价值将达几百亿元。中兴通讯中国区副总经理顾翔则表示,明年20万个基站的招标额将超过200亿元。这还只是无线设备部分,如果加上核心网、电源、天线、传输、业务平台等,预计市场将达600亿—700亿元。

  显然,对于欲振乏力的电信设备商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淘金场。但另一方面,TD-LTE这个中国本土通信标准从诞生起,就备受质疑,如今,这样的尴尬依然摆在中国的运营商面前。他们的困境是,3G用户并未出现想象中的井喷增长,但4G竞逐大戏已开场,中国如何利用全球最大的移动市场、运营商及制造商来撬动一个全球产业链,让TD-LTE真正全球化,而不仅仅是一个官方的4G国际标准,这确实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划分版图

  今年初,中移动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办的2012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勾画了TD-LTE今后三年规模部署的庞大计划:到2014年,全球建成超过50万个TD-LTE基站,覆盖全球超过20亿人口。

 据知情人士透露, TD-LTE的整个招标的流程包括通知设备商进行区域部署、测试、预商用等环节。招标过程分为有技术评审、商务评审。技术方评审会分成设备表现诸如稳定性、上下行的吞吐量、性能以及对标准或产业贡献等因素,然后再根据综合评分决定厂商排名情况。

  在爱立信工作多年的常刚见证了中国TD-LTE的诞生过程。据他回忆,从中国政府最初开始讨论TD-LTE标准开始,爱立信就参与了工信部等有关部门组织的持久、深入的讨论。当时,爱立信曾提出将TD-LTE和FDD-LTE的标准尽可能做成一致的建议,目的是让产业化进程加速。“为了推动整个产业链的成熟,我们针对多个海外市场开展TD-LTE演示推广活动,并在全球建设有4个IOT互联互通测试中心,可以将TD—LTE网络的设备与相应的终端设备提前做互联互通的测试,确保终端甚至是芯片第一时间得到技术的认证。”

  不过,尽管爱立信东北亚区总裁马志鸿曾明确表示,爱立信一直在等待中国TD-LTE的实际部署,为此已经准备很长时间,但是诸如爱立信和诺西这样的洋品牌依然失望而归。国产设备商在本次招标中占据了80%以上的份额,这似乎延续了TD-SCDMA份额的局面,在TD-SCDMA五期及之前,几家国外电信设备巨头更糟糕,普遍不超过8%的份额,他们曾普遍寄望于TD-LTE招标能重新洗牌,但结果对他们来说并不理想。

  诺西大中国区副总裁潘波这样表示,“我们尊重运营商的决定,TD-LTE目前正处于一个关键的时间点,运营商和厂商在国际化方面还不能松懈。诺西将全力配合包括中国移动等在内的运营商一起将TD-LTE产业链做大做强。”显然,对于爱立信、诺西这样的国际巨头来说,帮助中移动进军国际市场是其在中国市场争取更大份额的有力砝码。

  另一方面, 对于中国移动来说, 4G建设必须加紧上马。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培育3G市场让其背负了巨大的资金压力。中国移动TD-SCDMA从2008年开始商用,近四年来每年投入百亿元。“但是TD-SCDMA性能上不如WCDMA成熟,而iPhone这样的明星机型,又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合作,使得中国移动失去了不少高端用户。”显然,中国移动希望发展TD-LTE来平衡3G上造成的资金压力。但是,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方面上马TD-LTE的积极性就明显不高,尤其是中国电信,基本不太可能选择TD-LTE。

 国际化困惑

  没错,正如斯科特·施奈德所说,无论是10年或者15年前的互联网,还是生物技术,对那些已经牢牢确立其通行运营方式的大型组织而言,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看清一项新技术,以及这项技术会对市场和自己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无线技术就是一个经典例证。20世纪80年代中期,如果你问问身处无线技术领域的美国电报电话公司(AT&T;),无线技术的市场会有多大,那么,它可能会预测说,这项业务的所有用户会有100万个。可今天,这个市场的规模已经超过了40亿人。这就是在幕后发生的诸多事情之一,更是我们错失了的社会经济学信号。通常情况下,需要早期接受者证明一项新技术可以做什么……之后,大型公司才会看到它的好处。

  对于中移动的战略谋划来说,从一开始,针对TD-LTE,其战略规划并不仅限于国内,而是用国际化市场规模来换取产业链成熟。日前,中国移动副总裁赵吉斌表示,“截至2012年9月,全球范围内已经有沙特阿拉伯、日本、巴西、英国、印度、澳大利亚、波兰、阿曼、俄罗斯等国家的11家运营商开通了12个商用TD-LTE服务,有24家运营商共签署了31个TD-LTE商用合同,超过29家运营商明确TD-LTE商用计划,全球已经开通的TD-LTE实验网超过53个。TD-LTE已经初步奠定了实现全球广泛部署和应用的市场基础。”

  “不过,产业化的成熟度是TD-LTE国际化过程中最主要的障碍。很多运营商都不希望成为先行者,他们希望投入成熟的产业链,这样他们更容易下定决心真金白银地投入。”常刚认为,TD国际化最有效的策略是争取更多的同盟军。这不是几个运营商的事,如果有更多的运营商支持,TD-LTE才会真正国际化,同时也要有明确部署的计划和时间表。他透露,推动TD-LTE国际化中,爱立信曾与中移动在印度、爱尔兰、美国等多个地方做过TD-LTE的技术展示。比如印度原来在TDD的平台上考虑的是做WiMax标准,爱立信曾多次游说其考虑中国标准。因此,当印度政府拍卖TDD频段之后,大部分频段的运营商都是决定做TD-LTE的部署。而美国的运营商Clearwire原来也是做 WiMax,现在也在考虑TD-LTE的部署。

  他做了这样的一个比喻,“当你向前冲的时候,你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跟着你一起往前冲,这时候你要考虑是否要跑慢点,照顾到大家。一样的道理,如果产业链发展不协调,国际化最终会脱节。”

《电子设计技术》网站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上一页12下一页
?? ??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1.扫描左侧二维码
2.点击右上角的分享按钮
3.选择分享给朋友
?? ??

4G? TD-LTE? 3G? TD-SCDMA?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美国的游客
美国的游客 ??? (您将以游客身份发表,请登录 | 注册)
?
有问题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