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N China > 其它文章 > 消费电子设计 > 正文
?

VC不投资风险

姚钢?? EDN China资深记者?? 2010年07月27日 ?? 收藏0

  看到这个标题你可能觉着不可思议,VC(Venture Capital)不就是甘冒投资失败的风险资本吗?但我要说,在中国IC设计领域,在你还没有赚钱之前最好不要主动去接近VC,因为VC相信大部分找上门来的项目都不是好项目。而且,如果你与一家VC没谈成,最好也不要再去找另一家了,因为VC相信别人不要的项目肯定是有问题的。大部分的VC在中国IC设计圈里只愿做“锦上添花”的事,这就是投资中国IC设计的现实。

  2003年创立的格科微电子,2004年3月完成35万像素VGA芯片设计并采用中芯国际0.18μm工艺流片;2004年9月格科微完成CMOS 130万像素SXGA芯片设计,2005年3月完成VGA芯片设计改版,并开始在中芯国际批量生产,同年6月完成首批5K交货订单,至2006年底供货700万颗。至此,格科微2006年9月才实现了第一次融资,华登、红杉与常春藤共同注资格科微电子。所以,格科微CEO赵立新的切身体会是,“VC绝对不会投资风险”。赵立新认为,当时投资人并不是觉得格科微产品做得好,因为在格科微推出130万像素的图像传感器芯片时,市场上已经有500万像素的产品,“主要是因为公司确实能赚钱了”。

  VC是由专业投资人提供的投向快速成长并且具有很大升值潜力的新兴公司的一种资本。风险投资人是风险资本的运作者,其职能是辨认、发现机会、筛选投资项目。格科微的启动资金是赵立新高中同学投资的200万美元,赵立新认为,他的这位同学当年由于对芯片设计领域了解甚少,“如果知道风险,肯定不会投资”——正所谓无知者无畏!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风险资本的运作者——风险投资人不愿冒风险。

  另一个例子。杰得微电子今年获得了一笔投资,且ARM中国前总裁谭军在杰得微电子担当CMO,负责公司产品定位及市场营销。谭军离开ARM后于2010年1月就任Sontia亚太区总经理,Sontia是一家英国音频技术公司,致力于提供一个创新的技术来满足消费者对更高品质的数字音频处理的需求。谭军同时还扮演着天使投资人的角色,目前关注的Start-ups主要是那些能够提供在未来各种应用里实现创新“用户体念”的初创技术公司。

  寻找并投资那些start-ups能够在下一个10年里把握整个产业变化并成功地创造价值是谭军的一个重要职责,谭军表示,“未来的智能手机及平板电脑对音视频的要求越来越高,过去几年的磨练是杰得下一个发展阶段的跳板。杰得微电子在音视频技术及系统集成投资是未来差异化的基础,针对目前及未来消费电子的应用有很大的增值空间。”

  两厢对比不难看出,目前大部分风险投资人只知道投资IC风险很高,但对从风险中寻找机会的能力欠缺,所以宁可放下身段去巴结成功者或几乎断定会走向成功的项目,而不愿通过潜心研究去发现投资机会;宁可少得些投资回报,而不肯尝试高风险同时也有可能是高回报的投资项目,“稳定压倒一切”可以理解,不过,这还能称得上是风险投资行为吗?称其为商业银行似乎更恰当些。从这个层面上说,更多的谭军们加入投资市场,就是中国IC设计业的福音。因为,风险投资的关键是能够准确评估一项技术,并预见未来科技的发展趋势,但现在的风险投资人,至少在中国,实在没有这个能力。

  VC源自于美国,美国在理论和应用结合方面平衡得比较好,容易做出可产业化的创新技术。另一方面,美国有每个人都是清白和诚实的假定,哪怕有一次不诚实行为也不给改错机会。信用基础使得风险投资人可以较容易发掘到好的投资项目和人才。几十年来,硅谷在创造高科技神话的同时,也在创造投资神话。中国的IC设计公司只要现金流不断,就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机会,毕竟中国市场足够大,机会足够多。但从硅谷回国的海归们忽略了一个现况,VC在中国的取舍与中国的银行如出一辙——“嫌贫济富”。

  资本市场是风险投资实现增值变现的必经之路,没有发达完善的资本市场,就不可能使风险投资获得超额回报,从而使风险投资人丧失进行风险投资的源动力。美国因为有信用基础做后盾,银行就敢把钱借给没有抵押物的借贷者,投资人也敢把钱交给一无所有的创业者去创业。但在目前的中国……,这也是VC不投资风险的理由之一。


?? ??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1.扫描左侧二维码
2.点击右上角的分享按钮
3.选择分享给朋友
?? ??

风险投资? IC设计? 市场机制?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美国的游客
美国的游客 ??? (您将以游客身份发表,请登录 | 注册)
?
有问题请反馈